当前位置 : 南昌网 > 新闻

专访|陶剑俊跨界:和时间做朋友

  

 

  变换赛道,陶剑俊从原来的观望者,变成了局中人。

  陶剑俊很忙。入职颜如玉的两个月里,他始终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,小到宣传文案,大到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,他都会亲自过问和拍板。事无巨细、敢于决断、主动负责的工作作风,给颜如玉带来了新的气象,也把颜如玉董事长王中振从繁杂的事务中解放了出来。

  陶剑俊很细心。采访当天时值冬至,北方人喜欢的饺子与南方人喜欢的汤圆同时出现在公司,这不仅融合了南北方的冬至文化,也把员工们的心凝聚到了一起,节日的热烈气氛洋溢在整个办公区。

  

△ 位于广州财富世纪广场的颜如玉办公区

  作为中国营销界最资深的职业经理人之一,陶剑俊有着二十多年的内外资从业经历。无论是在市场一线冲锋陷阵,还是对公司的全面管理,他都成绩斐然。在外资企业时,他负责的区域市场,多年业绩名列前茅;在内资企业担任总裁期间,企业的业绩更是一路上扬……

  不同职位与角色的历练,让陶剑俊的眼光与思维更加开阔、包容与开放。尤其是对“后浪”、新技术、新业态的欣赏、学习与接纳,让他充满着青春的斗志。

  这一切正是颜如玉公司所需要的管理人才。颜如玉董事长王中振见到陶剑俊后,慧眼识人,多次力邀。

  赛道跨界:创新与坚守

  陶剑俊的个性就如其名,帅气儒雅的外表隐藏着独有的锋芒,但谈吐间,他的自信与好胜心仍不经意地流露出来。这并非《知识经济》第一次采访陶剑俊,虽然他任职的公司与角色都发生巨大的变化,但他勇于挑战、永远在路上的心态从未改变。

  由从业20多年的行业跨界到一个全新的领域与企业,陶剑俊从原来的观望者变成了局中人。陶剑俊更多的是兴奋,因为在这个全新的公司里,他不仅看到了挑战,也看到了希望与未来。

  陶剑俊告诉记者,身处其中,才发现以前有太多“想当然”。入职颜如玉后,陶剑俊很快就发现新零售行业和直销作为两种不同的营销商业模式,有着完全不同的底层逻辑。

  “直销企业在文化建设、项目落地、地面拓展、系统培训、管理与服务等很多方面都有着深厚的底蕴与功底。同时,直销的从业者,无论是管理者还是一线市场人员,大多都经历了非常完善的培训与多年的市场实践,他们的单线作战能力是很强的。”陶剑俊并不掩饰对直销模式的肯定。

  直销与新零售和电商市场人员与受众的差异,导致了两种模式完全不同的发展方式。“直销产品售价普遍较高,同时作为一个相对成熟的行业,直销人的平均年龄普遍偏大;新零售、电商等产品价格低廉,市场团队形成于微信朋友圈和网络社交媒体,主要消费者和从业人员更年轻化。”陶剑俊认为,从业人员和消费受众的年龄分层,导致这两种模式有着不同的发展逻辑,这也是近年来很多直销企业大力推行年轻化却很难落地的症结所在。“在拥抱年轻化、追赶新事物方面,新零售和电商有着天然的优势。”

  

△ 中食营科食源性低聚肽产品

  同时,直销公司大多有着超过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发展历史,整套体系早已成型,加之主力市场庞大,创新面临着船大难掉头的困境;而以微商公司为代表的新零售行业崛起于近几年的互联网,其血液里流淌的都是“年轻”二字,即便受到新兴模式的冲击,只要及时调整很容易上手。“所谓坚守亦或创新,都离不开土壤,企业底蕴和市场综合因素很重要。”

  战场上讲究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商场如战场,如果市场是前线,那么公司的文化宗旨、产品研发、制度建设、激励机制、市场培训、服务系统等就是粮草,是市场人员冲锋陷阵的根本保障。但是很多新零售企业缺乏系统的管理支撑、组织支撑、文化支撑甚至最基本的产品支撑,所以才出现了快速崛起又很快陨落的现象。

  不过陶剑俊认为,直销和新零售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行业壁垒——壁垒是人为造成的,路径依赖是一个群体跨界的最大障碍。陶剑俊认为只有与时俱进才有未来:“这个时代是被推着向前发展的,行业面临的问题是‘天时地利人和’共同作用的结果。处于时代当中,我们能做的就是积极拥抱时代,和时代同频向前。”

  在变的同时,陶剑俊认为有些东西必须坚守。

  “第一,企业应该立足创业初心,服务消费者,回馈社会。”陶剑俊认为,很多企业被短期利益蒙蔽了双眼,偏离了坚守正道的长期规划。

  “第二,企业既不能妄自尊大,也不能妄自菲薄。”在陶剑俊看来,企业创新前应充分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,保留优势项目,在短板上进行改革,最终实现1+1>2的效果。“所有的创新都应根据企业自身的情况因地制宜,不适合企业自身情况的创新,可能适得其反。对那些经销商与企业粘度过低的公司而言,过多、过快的变化反而会令经销商失去方向。”

  “第三,企业要主动拥抱新技术,应用新科技的力量为市场赋能。”陶剑俊很认可安利公司的做法,通过互联网改造工具流,为经销商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。“安利公司通过创新升级,更多是赋能经销商打造更为先进、方便的工具流,例如直播以及线上工具等,而非改变其作为根基的直销业务和主打的直销产品。”

  牵手颜如玉:透过现象看本质

  2021年从原企业离职后,陶剑俊收到了近10家企业的邀请,他都一一婉拒了。他的初衷是自己创业并已经开始实施,但所有的计划都因颜如玉的邀请而改变。

  本着对人对己负责任的态度,陶俊剑先后5次飞到广州考察,一次比一次深入,一次比一次看到希望和信心。此时的颜如玉正遇到发展瓶颈,董事长王中振与陶剑俊的数次促膝长谈,坦率而直接,就是希望陶剑俊这样既懂管理,又懂市场的全能型人才的加盟,能带领公司突破瓶颈,让颜如玉市场焕发生机,再创辉煌。

  在陶剑俊眼里,董事长王中振为人率真、正直,对企业满怀热忱,对事业发展充满企图心。虽然整个新零售行业面临着大洗牌,但王中振对立足肽产业,发展肽产业的初衷没有丝毫动摇,对颜如玉产品与肽技术的先进性坚信与执着,令陶剑俊动容。

  在对支撑着颜如玉产品先进的研发与生产的中食营科生物科技公司、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进行实地考察后,陶剑俊终于做出了事业上的抉择。

  

△ 中食营科由颜如玉控股、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参股

  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是我国食品行业历史上最悠久、规模最大、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级国有研究机构之一,1999年转制为中央直属十二家大型科技型企业之一,2017年完成公司制改制,拥有国家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予点和博士后工作站,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创新型试点企业,与颜如玉公司多年来保持着长期的技术合作关系。

  中食营科生物科技公司则是由颜如玉控股、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参股的现代化大型高新技术企业,从事食源性低聚肽产品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及服务。食源性低聚肽生产车间年产量可达1200吨。颜如玉公司最受欢迎的拳头产品“胶原低聚肽蓝莓果饮”就出自中食营科。收购中食营科后,颜如玉又斥巨资投入建设145亩总部基地,全力打造集研发、生产、销售为一体的“中国肽谷”产业链。

  

 

  

△ 中食营科食源性低聚肽生产车间年产量可达1200吨

  喜欢透过现象看本质的陶剑俊,在亲自考察了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和中食营科生产基地后,吃下了一颗定心丸:“产品是企业的生命线,一切不以产品品质为导向的销售都是虚的。颜如玉有如此强大的技术背书和产品生产能力,何愁未来没有更广泛的市场空间?”

  陶剑俊认为,夯实的生产能力和强大的技术研发实力,是支撑颜如玉在经历市场冲击后仍能存活下来的重要支柱,这也将是他入职颜如玉后将重点经营的领域:“颜如玉今后要走一条用产品说话的制胜之路。”

  赋能市场:和时间做朋友

  入职颜如玉后,陶剑俊立刻就动了起来。他走遍颜如玉上上下下,内部会议一个接一个地开,在对颜如玉做出全面了解后,很快制定出了短期的管理路线和发展框架,未来五年的详细发展规划也将在2022年初公布。

  讲起这两个月的工作经历,陶剑俊难掩兴奋。他告诉记者,颜如玉有很多优秀的经营传统,也存在不少管理短板。率性的陶剑俊将发现的问题都一一列出,再对应给出解决方案,直接呈报到董事长王中振手中。“和董事长沟通非常顺畅,我们俩习惯当面指出问题,当面解决问题。”

  阅尽千帆的陶剑俊与董事长王中振达成共识:颜如玉要耐得住“寂寞”,把发展的时间轴拉长,和时间做朋友。“前期夯实基础,对企业而言,这样的慢就是快。”

  和时间做朋友,是陶剑俊在采访中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他喜欢站在时代背景下看待事物发展,认为新兴商业模式是伴随时代发展应运而生的,“只有和时代同频,我们才能找到前行的正确方向。”在近几年的商业浪潮中,很多企业因互联网而兴,又因互联网而衰,这正好印证了陶剑俊的观点。

  

△ 颜如玉部分产品展示

  直销、微商以及更多数字新零售企业,目前遇到的最大的发展困境莫过于流量转移——私域流量被抖音等短视频、直播平台稀释。针对这个问题,陶剑俊为颜如玉制定了抢占流量的“一体两翼”发展规划。

  “一体”是指在颜如玉原有的营销基因上进行更新升级,告别过去单一的销售模式,转向以产品为导向的数字新零售企业。这也是颜如玉未来发展的基调。

  “两翼”则分别针对线上与线下,解决吸引流量与留存流量两个问题。

  “左翼”坚定不移地拥抱“视商”,即高效进入短视频、直播生态。擅长融合新业态的陶剑俊告诉记者,人在哪里,生意场就在哪里。颜如玉将在短视频、直播平台深度搭建营销场景。落地不是口号,颜如玉将切实为市场人员提供最为便捷、易上手的线上工具,帮助市场人员快速利用短视频、直播营销的方式转变。同时,颜如玉还将利用资金与技术支持,为营销人员提供扎实的后续能量补给站,例如网红孵化基地等具象化保障。

  “右翼”则稳步推进“千城万店”战略,牢牢抓住线下体验这一抓手。陶剑俊认为,无论互联网和移动端发展到什么地步,人的社交属性不会变,这就导致营销不能完全脱离线下。颜如玉将以覆盖全国各地的社区店为服务基地,为消费者提供体验产品的机会,为营销人员开拓展业平台。

  除此之外,陶剑俊与董事长王中振共同制定了多项具体发展战略,很多已经开始实施,马上到来的2022年,将成为颜如玉的战略转型之年。

  对颜如玉而言,摆在面前的是一个体量超过万亿的超级市场,陶剑俊则肩负着帮助颜如玉在这片蓝海中扬帆远航的重要使命。

  记者手记:最好的改变是融入

  陶俊剑很自信,但他也有很强的时代危机感。记者一直在思考他不断提及的“和时间做朋友”的深意——无法和时间做朋友的人,时间就会成为敌人。再有才华、再强大的人,一旦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,淘汰就是必然的结果。人如此,公司亦如此。

  “悠久”这个词,既代表着发展的底蕴,也背负着历史的枷锁。如何在保留底蕴的同时,卸下负担轻装前进?这是一个巨大的命题。壮士断腕,说容易,要做到却很难。陶剑俊以“底层逻辑的不同”来区分微商与直销的差异,看问题可谓一针见血。对“底层逻辑”的改造是大破,但大破之后就一定能大立吗?所以与其在旧的赛道上不可为而为之,不如换一个全新的赛道。陶剑俊做出了很明智的职业选择。

  陶剑俊毫不隐晦地表达着对汇聚了大量年轻人的营销模式的看好。“老年人常思既往,少年人常思将来。惟思既往也,故生留恋心;惟思将来也,故生希望心。惟留恋也,故保守;惟希望也,故进取。惟保守也,故永旧;惟进取也,故日新……”梁启超先生在《少年中国说》里大力讴歌年轻人的进取与奋斗。社会的进步是由年轻人推动的,这一点没有人质疑。那些在“前浪”眼中青涩懵懂的“后浪”们,正在改变着世界与时代。他们的意识、文化、判断等正通过互联网汇聚起强大的力量。

  与其羡慕“后浪”,不如融入“后浪”,只有这样,才能与时代同频,才能与时间做朋友。陶剑俊看得很远。除了让“后浪”来改造自己,陶剑俊也希望像鲁迅先生在《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》一文中写的那样,用自己丰富的从业经验、执行力,管理力,“肩住了黑暗的闸门,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”,这是陶剑俊给自己在颜如玉的使命。

  陶剑俊的躬身入局,拉开了颜如玉的变革之幕。蛋从外部打破是毁灭,从内部打破是新生。颜如玉董事长与颜如玉公司面对变局,选择了陶剑俊的同时,也选择了从内向外的主动出击。祝福王中振,祝福陶剑俊,也祝福颜如玉!